亚博怎么买让球啊

嗨!老倔头儿--设备安装公司星火站房项目安全员杨承小记
  作者:邹兆喜  时间:2020-08-08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刚到京沈高铁星火站房项目,有同事给我出了一个谜:在这里你最不能得罪谁,否则他会让你寝食难安?我搜肠刮肚的说出一堆大Boss的名字,后来还是他给我揭开了谜底--掌管星火站房机电安装500多号工人和管理人员“住宿大权”的安全员--老杨。

说起老杨的真名杨承来可能没几个人知道,但是他的外号“老倔头儿”却流传甚广,不但设备安装公司的同事们知道,几乎他呆过项目的所有工人、配合过的总包人员,甚至监理们都知道有他这一号人物。我来的时间短,开始对这位老同事印象不深,后来了解多了,才真正认识到他有多倔!

为了保障京沈高铁的如期开通,国铁集团给星火站房项目下达了630攻坚任务。前段时间,有机电施工队为抢进度,安排7、8个工人接连工作达到18个小时以上,被老杨知道后把带班和工人叫回宿舍狠狠地批了一顿,还把工人摁在了宿舍休息不许出去,并且明确告诉他们:这里是我的地盘儿,谁来了都不好使,如果偷着出去永久清出工地再也不允许进来。带班的没有办法,只好向老倔头儿举起了“白旗”。

老倔头儿的魔影在工地里面几乎无处不在,被工人们时刻提防着。有的工人在宿舍偷偷地喝点酒,有的饿了偷偷地开小火锅儿煮方便面和青菜吃。这一切当然都逃不开他的火眼金睛,每一次他都能够敏锐地发现,寻香而至。喝酒的留在宿舍不允许进工地,至于私自用电的则没收“作案工具”,处罚当真是毫不手软。前段时间疫情缓解,有的工人麻痹大意进到工地不戴口罩,被他逮到后,也照例被赶回宿舍戴了口罩才让上工。

当我问起老杨,他的主要职责是宿舍管理,单是时刻掌握各个施工队人员变动情况与宿舍分配就够累了,为啥还管这些“闲事儿”时,老杨感慨地道:我的职责是宿管,但是我的岗位是安全员啊!

老杨态度虽然严厉,但是工人们也逐渐知道是为他们好,所以在一起时都喜欢蹭他烟抽,背后亲切地叫他老倔头儿。对待工人如此,他对待设备的同事们却经常是另外一番模样。

老杨有一个口头禅,项目人员下到20上到50岁的在他口里基本都是“小屁孩儿”,他为这些“小屁孩儿”可操了不少心。当紧张的工期遇上了疫情,项目部人员加班到凌晨是常有的事儿,有的宿舍一空就是一夜,大家的精神也都高度紧张,不敢有丝毫的放松。为了缓解压力,总包在休息区设置了台球桌,以前据说没有人去打,但是后来老杨每天都拉着项目部加班的年轻人出去陪他打两杆儿。老杨的台球技术很一般,教出来的徒弟却不少,大家在工作之余爱上了打台球,平时晚上加班工作累了,大家就出去和老杨打两杆儿。一张一弛,疫情期间积月出不了门的焦虑变低了,工作效率也有了明显的提升。

最近,我发现总是给别人带来安全和快乐的老杨看起来有点闷闷不乐,和他谈过心,我才知道了其中的原委。原来,他今年就要满60岁,面临退休了。

“以前我开过公司下边有自己的劳务队,带着家乡几十号人马干了二十年,但是后来几家建筑公司拖欠我们工程款不给,没办法我自己把窟窿堵上,公司也解散了。正在我不知道未来怎么办的时候,2003年,中铁设备的领导向我伸出了援手,让我进来当了安全员,这一干就是17年!但是现在年纪大了,这次星火站房工程应该就是我在中铁最后一个项目了,舍不得啊!”回忆起往事,老杨再看不出那份倔,更多的是感激和惆怅。

“您家庭情况怎么样?退休后经济有困难吗?”对于一个60岁的人仍然不舍工作,我心里有些不解。

“我家?经济还可以,我儿子也是做工程的,他几年前就让我从中铁退了,回去给他管施工队,我没去。我在中铁干了这么久,这里就像家一样,习惯了。”老杨摇摇头道。

听了老杨的话,我心中不禁肃然起敬,同时也被他对公司如此深的感情所感动。

每一天,在京沈高铁星火站房项目上,老杨戴着红色安全帽,骑着他的电动摩托车,穿梭在项目部、工地和生活区三点一线间,尽职尽责地守护着工人们和项目部管理人员的住宿、安全。

每一天,星火站房项目20多位管理人员在努力工作之余,都会抽出一点时间打打台球、散散步。目前站房项目拔地而起,各专业设备和管线按计划敷设和运转,他们看着工地外逐渐繁华起来的街道,独享这份坚守的成果。

每一天,在中铁建设全国各地的施工现场,有无数像老杨一样,对公司有着强烈归属感的同志们奋斗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,心怀“建造时代精品,创造和谐环境”的企业使命,为社会建造精品,共筑着美好中国梦。

亲爱的老倔头儿,即使退休了也不要惆怅,因为中铁,永远是你的家!(文/华北区域邹兆喜)

官方微信